是日公映:精神科

近年買書的量遠超過看書的速度,已經很少到圖書館借書。某日放工,要待上幾個小時才夠鐘看電影,又剛好沒帶書來殺時間,於是就上圖書館逛下。在電影一架上看到一本鮮紅色書脊、十分搶眼的書藉,標題是《是日公映:精神科》。打開揭了數頁便覺作者的題材很吸引,亳不猶豫便借回家看。
(順帶一提,所以我也是現在才知道可以用身份證來借書)

精神病是電影常用的題材,可以是主角有精神病(《有你終生美麗》、《癲佬正傳》),或者是配角(《神經俠侶》),也可以是精神病院(《天才與白痴》、《飛越瘋人院》)。當中有部份影響了觀眾對精神病的觀感,《癲佬正傳》的秦沛手握菜刀大喊「有殺無賠」定下了精神病患者會突然發瘋殺人的刻板印象。

作者選了中外 39 齣包含精神病情節的電影,囊括了電影常見的精神病:精神分裂、人格異常、抑鬰、焦慮。另外也包含了腦退化症、學習障礙等非精神病。他先以影評人以戲論戲,另一方面他以精神科護士的身份分析各種精神病,如《天才與白痴》中描寫了香港初期的精神病院;《發條橙》的厭惡治療在過去的確是一種治療方法,香港試過迫於無奈地施行過(患者有吃糞便的習慣,必須在他吃時用微量電擊來迫使他停止這行為),幸而現在已經有更好的治療方法。作者也戲謔《天才與白痴》和《有你終生美麗》中,精神病院能強行在任何場合中把病人擄走的行為,比警察還要大權力。

儘管不少電影對精神病有誤解,作者還是從容不迫地指出當中的錯誤。除了一齣,那就是《癲佬正傳》,這齣電影把很多精神病人的負面標籤都放大來描寫。建立起香港人心目中精神病人=黐線佬的既定印象,可能包括立法會議員蔣麗芸。而現實上,精神病人可能只是一時受到巨大打擊而失常,如《神經俠侶》的吳鎮宇,只要找回目標和信心,就不藥而癒。如書中《暴風語》所說,精神病就像一場暴風雨,會降給好人,也會降給壞人。

我很喜歡這本書,不論是閱讀和資訊都很有趣味。所以還書後我也想收藏一本來看,可是在好幾家書店都找不到此書,明明這本才剛出版一年多啊。後來找到電子書版,買了卻大失所望,不只是 PDF 格式使每頁都花上兩三秒 render,而且連十分基本的目錄功能也從缺,整個閱讀經驗就是非常糟糕。一查出版社,原來是家自資出版社。這本書的趣味不比任何書遜色,如作者需以自掏荷包才能刊印實在是可惜。

書名:是日公映:精神科──從電影解構精神科
作者:潘裕輝
出版社:紅出版 (青森文化)
ISBN:9789881391797

作者 Facebook Page: SPOONart
封面設計 4res 的 Facebook page,他也是一位電影愛好者:4res電影夢囈

Don Winslow《仏陀の鏡への道》

背景為 1977 年,Robert Pendleton 研發的肥料將會為公司帶來巨大收益,可他去了三藩市參加會議後就沒有回到公司,融資的「銀行」不甘見財化水,於是指派旗下的「朋友會」去把生化學家帶回來。「朋友會」便派出遠在約克郡的 Neal Carey 執行任務。生化學家原來在三藩市和一個香港畫家李藍同居,絲亳不打算回公司。Neal 終於說服她邀請他去晚餐時,他卻被狙擊了。

逃過大難後,所有人都逃跑了。他的上司(的上司)也叫他不要管這事兒,可他不能接受。畢竟,他也對李藍一見鍾情無法自拔了。於是,他也立刻飛到香港。但即使到了香港,對李藍窮追不捨招來殺身之禍。最後還是逃不過被李波

《The Trail to Buddha’s Mirror》是 Neal Carey 系列的第二本,他有個犯毒癮的母親,少年時當小混混時被逮住,而逮住他的人反而肩負養育他的責任,傳授他偵探技巧,讓他受僱於「朋友會」,作為酬勞,「朋友會」則全費資助他修讀碩士學位,讓他遠在約克郡中埋首十八世紀文學。

機智聰明,用情專一,附帶偵探技巧,主角 Neal 簡直是完美的⋯⋯跟蹤狂。不,有哪個跟蹤狂會鍥而不捨奮不顧身跑大半到地球去搜索一個港女(literally)?好吧,先撇開這個死結。故事其實十分緊湊,畢竟 Neal 去到哪都點起火頭,然後自救,再把自己丟向一個更大的火頭,然後被救。

惡名昭彰的九龍城寨也是小說舞台之一,小說成書在城寨拆卸前一年,作者是不是去勘查過呢?我就沒有去過,只是耳聞裡面的烏煙瘴氣和無法無天,但我十分好奇小說裡面那種祕密基地一樣的入口是不是真的。

Neal 是被不知名人帶離九龍城寨,在我讀這本小說時,諷刺地現實發生了極為相似的事件。李波和 Neal 一樣,都是在港被挾持且軟禁在中國,和公安/幹部打成一片。我有說過這本小說是在 1992 年出版嗎?故事有描寫文化大革命對中國的影響,也是裡面後期某角色要讓李藍接近 Robert Pendleton 的原因。而過了二十年,中國除了經濟外,政治有改善過嗎?

故事用了一個推理小說的禁技,對我來說是扣分,而且那個到底算不算是一個 happy ending?可是這結區確很像中國的作風。

註:我看的確是邦譯小說,但原文其實是英文來的。換言之,我手上的是一本邦譯小說。謝謝日本朋友的送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