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 Winslow《仏陀の鏡への道》

背景為 1977 年,Robert Pendleton 研發的肥料將會為公司帶來巨大收益,可他去了三藩市參加會議後就沒有回到公司,融資的「銀行」不甘見財化水,於是指派旗下的「朋友會」去把生化學家帶回來。「朋友會」便派出遠在約克郡的 Neal Carey 執行任務。生化學家原來在三藩市和一個香港畫家李藍同居,絲亳不打算回公司。Neal 終於說服她邀請他去晚餐時,他卻被狙擊了。

逃過大難後,所有人都逃跑了。他的上司(的上司)也叫他不要管這事兒,可他不能接受。畢竟,他也對李藍一見鍾情無法自拔了。於是,他也立刻飛到香港。但即使到了香港,對李藍窮追不捨招來殺身之禍。最後還是逃不過被李波

《The Trail to Buddha’s Mirror》是 Neal Carey 系列的第二本,他有個犯毒癮的母親,少年時當小混混時被逮住,而逮住他的人反而肩負養育他的責任,傳授他偵探技巧,讓他受僱於「朋友會」,作為酬勞,「朋友會」則全費資助他修讀碩士學位,讓他遠在約克郡中埋首十八世紀文學。

機智聰明,用情專一,附帶偵探技巧,主角 Neal 簡直是完美的⋯⋯跟蹤狂。不,有哪個跟蹤狂會鍥而不捨奮不顧身跑大半到地球去搜索一個港女(literally)?好吧,先撇開這個死結。故事其實十分緊湊,畢竟 Neal 去到哪都點起火頭,然後自救,再把自己丟向一個更大的火頭,然後被救。

惡名昭彰的九龍城寨也是小說舞台之一,小說成書在城寨拆卸前一年,作者是不是去勘查過呢?我就沒有去過,只是耳聞裡面的烏煙瘴氣和無法無天,但我十分好奇小說裡面那種祕密基地一樣的入口是不是真的。

Neal 是被不知名人帶離九龍城寨,在我讀這本小說時,諷刺地現實發生了極為相似的事件。李波和 Neal 一樣,都是在港被挾持且軟禁在中國,和公安/幹部打成一片。我有說過這本小說是在 1992 年出版嗎?故事有描寫文化大革命對中國的影響,也是裡面後期某角色要讓李藍接近 Robert Pendleton 的原因。而過了二十年,中國除了經濟外,政治有改善過嗎?

故事用了一個推理小說的禁技,對我來說是扣分,而且那個到底算不算是一個 happy ending?可是這結區確很像中國的作風。

註:我看的確是邦譯小說,但原文其實是英文來的。換言之,我手上的是一本邦譯小說。謝謝日本朋友的送贈。

日本推理之旅:尋找福爾摩斯

福爾摩斯是誰恐怕不用也輪不到我去介紹,就是 Benedict Cumberbatch 和 Robert Downey Jr. 都扮演過,說話非常欠揍又真的很會幹架的那傢伙。

幹架朝聖最理想是去倫敦貝克街 221B,但很不幸,我這個朝聖之旅還未離開日本海域。因為在東洋小國這裡也可以拜訪這位名偵探。

Continue reading

The Hatchet Man by William L. Marshall

早前有個其他國家的官方喉舌眼紅 BBC 的新版福爾摩斯紅遍國內外,嗆聲要英國人認識一下東方的狄仁傑,豈料遭人反脣相譏,早在上世紀,荷蘭人便以狄仁傑創作出一系列推理小說。在推理小說的世界中,狄仁傑由荷蘭人創造,而香港警局則由成龍澳洲人 William L. Marshall 所創。

Continue reading

1401 – 活屍之死、綿羊偵探團

這個月兩本書都以特殊的觀點去理解名偵探這個角色呢。

山口雅也《活屍之死》(生ける屍の死)
假若推理小說的人物有生命的話,他們一定很懊惱生而為推理小說的角色,反正沒什麼好事。除非是名偵探或者兇手本人,否則大概就是肉隨砧板上。而且,死了之後就什麼都不是,只是一個名字和一堆線索。

《活屍之死》就是把這個傳統顛覆的小說,死亡不是完結,死者可以復活,甚至名偵探也是先被殺才復活。雖然有不少談及死亡的哲學,但不算是枯燥,間中還會開死亡的玩笑,算是頗易讀的一部磚頭。可能中間把死而復生的戲碼用得太多,導致結局有點無聊。但這個故事還算是值得一讀,只是巿面上絕了版就是⋯⋯

萊奧妮.史汪《綿羊偵探團》(Leonie Swann: Glennkill / Three Bags Full)
一群綿羊為了牠們的主人之死而展開調查,用羊的眼光看人類的無知,本來以為多少帶有幽默風格的故事,可是原來亦有不少需要咀嚼的青草哲理。用綿羊的口中去探討自由正義等題材,尤如一則寓言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