倉知淳《ドッペルゲンガーの銃》

第二本倉知淳的小說,是友人贈送,還要是簽名本,著實嚇了一跳。前作《片桐大三郎とXYZの悲劇》挺有趣的。這本仍然是倉知淳擅長的短篇小說,包含了三個故事和一篇後記。

女高中生水折灯里剛憑一篇短篇故事出道成為推理小說作家。現在正為第二篇作品苦戰中,搔破頭都想不出題材。偏偏她的責任編輯是「笑裡藏刀的佐山田」,總是溫柔問她進度,同時又暗示很多作家只寫了一本作品便消聲匿跡。走投無路的灯里便在玄關等候搜查一課的哥哥:大介。大介雖然是警察體系內的精英組,注定飛黃騰達,在灯里眼中卻是個頑固、又像蒲公英一樣天然呆的人。

《文豪の蔵》(文豪的土藏)
大文豪德山蛙仙的故居遭丟空幾十年,最近市政府打算建紀念館,於是重新清理故居。在庭園裡有座土藏,藏有文豪的數千本珍貴藏書,每週定時由文豪的兒子、大學助教、市政府的助手及古書店店主負責整理珍藏。某天打開門卻發現其中一人的屍體躺在土藏內。而門鎖的鑰匙一直掛在文豪兒子身上,換言之是一宗密室殺人。

《ドッペルゲンガーの銃》(雙生槍)
在東京都北面的足立區某家便利店發生一起搶劫案,犯人還朝天開了一槍。與此同時,南面的大田區也有一宗槍殺案。詭異是,兩宗槍擊案的彈頭竟然是來自同一枝手槍。

《翼の生えた殺意》(翼生的殺意)
一位商賈忽然召來三個兒子回老家,出乎意料地跟他們交待身後事。翌日,在離主屋不遠的茶室,大兒子發現父親上吊自殺。而且雪地上也只留下父親的雪屐印和大兒子的輪椅軌跡。

和倉知淳上本小說《片桐大三郎とXYZの悲劇》一樣,故事非常專注於謎題上面,配以有趣的偵探設定。這次的謎題比上次更基本,基本到現在的作家都不會再寫了。 倉知淳筆下的場景總是很簡單很封閉,由場景到角色到配角都只有一個目的:為謎題服務。不過這次的謎題著實有點簡單了,就如每次灯里把原稿交給編輯一樣,總是被評為「總是欠了些東西呢」。話說回來,其實作者是不是在揶揄對這位編輯呢?

p.s. 文豪之藏裡的土藏怎麼看都是說江戶川亂步的幻影城吧。

ドッペルゲンガーの銃著者 : 倉知淳文藝春秋発売日 : 2018-09-13ブクログでレビューを見る»

戰後日本本格派推手之一:高木彬光《刺青殺人》

現在說起自來也(或作自雷也)、綱手姬和大蛇丸,大概會想起《火影忍者》的傳說之三忍。自來也本來來自江戶時代的故事《自来也説話》,後來美図垣笑顔等人以這角色再創造出兒雷也、綱手姬和大蛇丸三人,他們跟《火影忍者》一樣分別會操控蝦蟆、蛞蝓和蛇的妖術。他們三方剋制,展開生死決鬥。

而這三個紋身正是《刺青殺人》的主題。相傳彫師(日本紋身師傅)不會同時紋它們,否則會帶來不幸。不過著名彫師彫安卻漠視禁忌,分別紋在兒子和孿生女兒的軀體上。主角松下研三在一個紋身大會上認識紋了大蛇丸的野村絹枝,被她深深吸引著。他受邀到她家幽會,但等待他的卻是一具屍體,倒臥在上鎖的浴室,而且紋著大蛇丸的軀體都消失無蹤。搜查課課長松下英一郎剛好是研三的哥哥,嫌疑迅速𨤳清,還可以參與調查⋯⋯(贏在起跑線啊)。而「自雷也」野村常太郎和「綱手姬」野村珠枝則在戰時失散,下落不明。

本作是十分古典的本格派,所有線索都鋪陳出來,甚至還有 Ellery Queen 的「向讀者挑戰」,接著由才高八斗玉樹臨風的天才偵探神津恭介破案。當然,時隔七十年後去看當中的機械式密室箇然是頗簡單,搜查課課長之後的某個行為也有漏洞,而這個疏忽本來讓大家不用忙來忙去。OK,這是推理小說,警察太輕鬆破案就沒有戲唱了。

原作在 1948 年出版,可說是日本長篇推理小說的開荒牛。八十年代,台灣盜版猖獗時期出版過中譯本,被推理迷視為傑作之一,可惜之後再沒有出版社正式拿版權重版,所以也被稱為夢幻逸品之一。終於,相隔近三十年後重見天日。

中港臺的推理小說迷普遍喜愛本格派,尤其是不可能犯罪,若然多死兩三人屍山血海就更妙。故此,現代歐美的 thriller 和日本近來冒起的日常之謎,對他們來說就像讓吸血疆屍喝蕃茄汁一樣淡而無味。然而本格派的謎題會受到時代的制肘,密室、碎屍等橋段可能根本經不起現代法醫的驗證。還使用暴風雨山莊、孤島就有些老梗,推理小說作家彷彿要智勝執法機關才能完成一本小說,如何不落窠臼,這大概是現代本格派的難處。

說回故事內提到彫師不可同時紋三方剋制的紋身,是不是有這樣的傳說呢?我上網找到一位彫師在客人身上紋了大蛇丸、自來也和綱手姬的照片,看來高木彬光是純綷的創作而已。

書名:刺青殺人(神津恭介系列)
原名:刺青殺人事件
作者:高木彬光
譯者:葉韋利
ISBN:97898660003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