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山七里《嘲笑的淑女》

<pre><code>有個女人……用她的天生麗質與機巧話術,把別人的人生搞得天翻地覆。

她以顧問之姿,為陷入生活窘境的人們指點迷津。

她的建議很有力量,總讓人升起信心,彷彿照她的意思去做便能克服一切困難。

她的眼神安定溫柔,讓人不知不覺想依靠她……

外貌不討喜而飽受同學霸凌的恭子、四處花錢紓壓而債台高築的紗代、

求職失敗被譏為尼特族的弘樹、為了生計而夫妻反目成仇的佳惠……

聰慧的她,總是用心聆聽當事人的傾訴,給出最有幫助的分析與建議。

然而,他們的人生卻因為這些建議,逐漸地改變,一步步失控……

她是天使、還是惡魔?是光明希望、還是無間地獄?

為什麼被害者們至死依舊為她辯護?

俯首認罪之前,令人拍案的逆轉結局!

</code></pre>
<p>故事靈感大概是來自尼崎事件,只是女主角由醜女換成一個美女。中山七里的文筆一如以往地爽快, 但這次結局的震撼力有點弱。有一下子覺得中山七里頗像東野圭吾的, 都很喜歡用一些社會題材,而中山七里就更重視結局的震撼力。</p>

東野圭吾《平行世界的愛情故事》

我跟妳在一起,他消失了。
妳跟他在一起,我痛苦地看著。
我們和你們,兩段戀愛正在進行中,
那裡和這裡,兩個平行世界,
但到底哪一個,才是真的?……

《平行世界的愛情故事》 被視為東野圭吾的愛情推理小說原點 ,與《白夜行》和《嫌疑犯 X 的獻身》 可說是東野圭吾的三大愛情推理小說。這三本都有一個共同點:為愛情犧牲。剛巧這段時間東野桑離婚了。到底這幾本小說是否也反映了他當下的感情生活?似乎背後有段深刻的故事。

幾年前我第一次看這本書,看到一半就放棄了。 不是故事說得不好,只是想起一些傷心事罷了。想不到要過了好幾年後才讀完這本小說。

美術推理: 一色さゆり《神の値段》

川田無名是一位現代畫家,在五十年代末,他的紐約畫展一躍成名後從此消失於幕前,沒有人見過他蹤影,沒有人有他的消息。除了畫廊經營者永井唯子,她是唯一聯絡到畫家的人,畫廊亦只賣他的畫。但某一天,她從派對回家後,第二天被發現陳屍在工作室內。她被殺後,不只是畫廊及工作室大亂,更是失去了聯絡川田無名的方法。維持畫廊運作的重任便落在唯子的助手——佐和子——身上。
此外,她更需要守護著畫家的成名作,遵照畫家的意思賣出作品,但作品曝光後,所有收藏家都對它虎視眈眈。

雖然這本是『このミステリーがすごい!』大賞的得獎作,但如果你是本格推理迷的話,你肯定會大失所望。謎題只是小說的配菜。這故事是作者是對藝術的熱愛,以推理小說的形式表達出來。

作者一色さゆり在東京藝術大學畢業後,在畫廊工作過三年,曾經出差過香港、首爾、北京等地,會說中、英語。讀到某現代藝術家的訃聞後,只用了兩個月便完成這個故事。之後因為聽聞一位熟悉東亞教授很有趣,於是單人匹馬到香港會見他,更耗光大賞的獎金到香港中文大學藝術系留學。碩士課程完畢後,便回國擔任博物館的專家工作。到現在還未滿三十歲,行動力十分強!

所以和作者的經歷對照起來,看得出書中或多或少都是自身經歷的投射。先前提到的現代藝術家就是現代藝術家河原溫,他從 1960 年代起便沒有再公開露面,即是故事裡面川田無名的原型。而川田無名畫水墨畫則是受作者父親的影響,他是製作墨硯的硯師。

全書最精彩的不是殺人事件,而是末段的拍賣會,場地移至香港,描繪出投標者那種近乎宗教狂熱的不理性。殺人事件是為了帶出這個產業鏈(?)的各個面。這些才是這本書的吸引之處。

註:拍賣會甚至出現了九龍皇帝曾灶財的墨寶,加分!

戰後日本本格派推手之一:高木彬光《刺青殺人》

現在說起自來也(或作自雷也)、綱手姬和大蛇丸,大概會想起《火影忍者》的傳說之三忍。自來也本來來自江戶時代的故事《自来也説話》,後來美図垣笑顔等人以這角色再創造出兒雷也、綱手姬和大蛇丸三人,他們跟《火影忍者》一樣分別會操控蝦蟆、蛞蝓和蛇的妖術。他們三方剋制,展開生死決鬥。

而這三個紋身正是《刺青殺人》的主題。相傳彫師(日本紋身師傅)不會同時紋它們,否則會帶來不幸。不過著名彫師彫安卻漠視禁忌,分別紋在兒子和孿生女兒的軀體上。主角松下研三在一個紋身大會上認識紋了大蛇丸的野村絹枝,被她深深吸引著。他受邀到她家幽會,但等待他的卻是一具屍體,倒臥在上鎖的浴室,而且紋著大蛇丸的軀體都消失無蹤。搜查課課長松下英一郎剛好是研三的哥哥,嫌疑迅速𨤳清,還可以參與調查⋯⋯(贏在起跑線啊)。而「自雷也」野村常太郎和「綱手姬」野村珠枝則在戰時失散,下落不明。

本作是十分古典的本格派,所有線索都鋪陳出來,甚至還有 Ellery Queen 的「向讀者挑戰」,接著由才高八斗玉樹臨風的天才偵探神津恭介破案。當然,時隔七十年後去看當中的機械式密室箇然是頗簡單,搜查課課長之後的某個行為也有漏洞,而這個疏忽本來讓大家不用忙來忙去。OK,這是推理小說,警察太輕鬆破案就沒有戲唱了。

原作在 1948 年出版,可說是日本長篇推理小說的開荒牛。八十年代,台灣盜版猖獗時期出版過中譯本,被推理迷視為傑作之一,可惜之後再沒有出版社正式拿版權重版,所以也被稱為夢幻逸品之一。終於,相隔近三十年後重見天日。

中港臺的推理小說迷普遍喜愛本格派,尤其是不可能犯罪,若然多死兩三人屍山血海就更妙。故此,現代歐美的 thriller 和日本近來冒起的日常之謎,對他們來說就像讓吸血疆屍喝蕃茄汁一樣淡而無味。然而本格派的謎題會受到時代的制肘,密室、碎屍等橋段可能根本經不起現代法醫的驗證。還使用暴風雨山莊、孤島就有些老梗,推理小說作家彷彿要智勝執法機關才能完成一本小說,如何不落窠臼,這大概是現代本格派的難處。

說回故事內提到彫師不可同時紋三方剋制的紋身,是不是有這樣的傳說呢?我上網找到一位彫師在客人身上紋了大蛇丸、自來也和綱手姬的照片,看來高木彬光是純綷的創作而已。

書名:刺青殺人(神津恭介系列)
原名:刺青殺人事件
作者:高木彬光
譯者:葉韋利
ISBN:97898660003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