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村昌弘《魔眼の匣の殺人》

因為《屍人莊殺人事件》的背景,主角兩人在調查斑目機關的背景。他們打聽到一本超自然雜誌在幾個月前收到匿名信,準確預言了屍人莊發生的恐怖事件。然後在最新一期裡面透露了寄信人的背景就是斑目機關。他們得知機關在偏僻的真雁村有一個研究所。到達時民居卻空無一人。在剛好回鄉的村民帶領下,他們和其他幾位路過村落的人一起去到村落深處,研究所就在那裡。研究所只餘下一位老婆婆天彌サキミ,就是那位預言家。可是對著這些過客,她卻留下一道預言:兩天內有兩男兩女死亡。就在她預言後不久,唯一通往外邊的吊橋焚燒起來⋯⋯

有次電視訪問中,作者示範過他怎樣分析經典推理小說的結構,在什麼地方開始鋪排線索和起伏位等,然後運用到自己的小說裡。這個故事的詭計也像是分析了本格推理小說中的經典,然後再加以改造運用,使得預言殺人這個橋段看起來不會老舊。和上集相比,由於缺少了刺激的背景,故事明顯不夠上次明快,比較接近本格推理小說的慢調子。但在真兇揭穿後還有一個轉折,這才是小說中最精彩的地方,甚至能不能看出這個結局比殺人事件的真兇更有挑戰性。最後作者也似乎預告了下集的故事,好奇作者是否仍是解構某個經典詭計呢?

魔眼の匣の殺人著者 : 今村昌弘東京創元社発売日 : 2019-02-20ブクログでレビューを見る»

倉知淳《ドッペルゲンガーの銃》

第二本倉知淳的小說,是友人贈送,還要是簽名本,著實嚇了一跳。前作《片桐大三郎とXYZの悲劇》挺有趣的。這本仍然是倉知淳擅長的短篇小說,包含了三個故事和一篇後記。

女高中生水折灯里剛憑一篇短篇故事出道成為推理小說作家。現在正為第二篇作品苦戰中,搔破頭都想不出題材。偏偏她的責任編輯是「笑裡藏刀的佐山田」,總是溫柔問她進度,同時又暗示很多作家只寫了一本作品便消聲匿跡。走投無路的灯里便在玄關等候搜查一課的哥哥:大介。大介雖然是警察體系內的精英組,注定飛黃騰達,在灯里眼中卻是個頑固、又像蒲公英一樣天然呆的人。

《文豪の蔵》(文豪的土藏)
大文豪德山蛙仙的故居遭丟空幾十年,最近市政府打算建紀念館,於是重新清理故居。在庭園裡有座土藏,藏有文豪的數千本珍貴藏書,每週定時由文豪的兒子、大學助教、市政府的助手及古書店店主負責整理珍藏。某天打開門卻發現其中一人的屍體躺在土藏內。而門鎖的鑰匙一直掛在文豪兒子身上,換言之是一宗密室殺人。

《ドッペルゲンガーの銃》(雙生槍)
在東京都北面的足立區某家便利店發生一起搶劫案,犯人還朝天開了一槍。與此同時,南面的大田區也有一宗槍殺案。詭異是,兩宗槍擊案的彈頭竟然是來自同一枝手槍。

《翼の生えた殺意》(翼生的殺意)
一位商賈忽然召來三個兒子回老家,出乎意料地跟他們交待身後事。翌日,在離主屋不遠的茶室,大兒子發現父親上吊自殺。而且雪地上也只留下父親的雪屐印和大兒子的輪椅軌跡。

和倉知淳上本小說《片桐大三郎とXYZの悲劇》一樣,故事非常專注於謎題上面,配以有趣的偵探設定。這次的謎題比上次更基本,基本到現在的作家都不會再寫了。 倉知淳筆下的場景總是很簡單很封閉,由場景到角色到配角都只有一個目的:為謎題服務。不過這次的謎題著實有點簡單了,就如每次灯里把原稿交給編輯一樣,總是被評為「總是欠了些東西呢」。話說回來,其實作者是不是在揶揄對這位編輯呢?

p.s. 文豪之藏裡的土藏怎麼看都是說江戶川亂步的幻影城吧。

ドッペルゲンガーの銃著者 : 倉知淳文藝春秋発売日 : 2018-09-13ブクログでレビューを見る»

下村敦史《默過》

這本書最初是朋友的日本友人介紹,由於朋友不擅日文,把它借了給我。三月才剛出版,發售僅三日便三刷,氣勢十分凌厲。

本書由五個短篇組成。第一個故事《優先順位》,有人被車撞倒昏迷,而且有肝衰竭,短時間內沒有活肝移植的話便命不久矣。進滕準教授便暗示新人醫生倉敷,只要不替病人急救,他的器官便可救更多人。當倉敷猶豫不決時,進滕準教授的對手都準教授卻力勸他不要放棄病人,還要他監視進滕準教授。但在晚上,昏迷不醒的病人卻從病房消失了。

故事末段有個頗明顯的漏洞所以消失的原因不難預測。不過結局挺有意思的,到底在「拯救患者」和「拯救更多人」之外會不會有其他可能呢?

第二個故事《詐病》,自小離家的內海總司收到大哥通知,老爸失了蹤好幾天,返老家卻看到落魄消瘦的大哥。原來老爸患了腦退化症,大哥辭職照顧了一年半,其間老爸暗示過要安樂死。老爸忽然間回家,然後總司發現老爸的祕密。

這裡有個情節是蠻特別的,本來是不想爆雷,不過既然作者訪問都提到了嘛。

原來老爸是詐病,他宣稱是體驗腦退化症病人的痛苦,好說服政府為安樂死立法。卻被記者發現他可能受賄所以用腦退化症做藉口退休。

當老爸的被揭穿是詐病後,還要繼續演腦退他症一段很有喜感。只不過結局太過溫馨到起雞皮⋯⋯

第三個《命之天秤》,主角仙口聰美為養豬場繼任人,牧場最近受到動物保護組織騷擾,聲稱他們養食用豬是物種歧視。同行的朋友因為豬流行性下痢而嚴重虧損。陰影籠罩下,牧場內一批母豬開始分娩,他們把所有牠們移至另一楝建築隔離。但到了翌日,卻發現所有胎兒從母豬體內消失⋯⋯

故事辯論物種間到底孰優孰劣,為什麼豬可以吃而狗不能一類議題。對於胎兒消失之謎有點自圓其說。

第四個《不正疑惑》(舞弊疑惑),小野田智一得知好友柳谷彰浩自殺,留下遺言「身為人類,我犯了不可饒恕的錯」。他陪同醫學記者真崎追查自殺原因,懷疑他身為學術調查官,接受賄賂令某些科研項目獲審批。而他得到是女兒心臟移植的優先次序。

謎底解決得有點莫名其妙,基本上只是一些糾正錯誤觀念。作者訪問提到他初稿完成時對答案不甚滿意,再校稿時再加入最後一個轉折。不過還是有點不夠張力。

頭四篇彷佛東野圭吾某幾本社會派作品,有種找到好題材卻探討不夠深入的窘境,結局亦沒有推理小說完結的暢快感。因為這四篇都是第五篇《究極の選択》(終極選擇)的伏筆,作者特意註明要先讀畢前四篇,亦因此不能透露太多這篇故事。簡單來說,前四篇互不相干的故事竟然是有關連,而且亦會將前面四個結局再扭轉一次,所以腰帶才有「會被騙四次」的豪言。而這幾個結局會像是漸進式詰問,一路試探人的底線。對我來說,第一、二個結果還可以接受,但最後一個結局太過強烈,現在可能不會理解,但如果身處其中,會不會做出同一行為?謎底本來是一個很好的辯論討題材,可惜正因為是謎底而噤若寒蟬。我很好奇不同人對這個議題會有怎樣的選擇。

作者下村敦史之前曾以黑暗中芬芳的謊言奪得第 60 回江戶川亂步獎,這本曾出過中譯本。希望《默過》亦能受到華文出版社垂青。

著者 : 下村敦史
徳間書店
発売日 : 2018-04-21

2017 年三冠皇:今村昌弘《屍人荘の殺人》

屍人莊的殺人

主角葉村讓和死黨神智恭介被稱為神紅大學的華生和福爾摩斯,話雖如此,也不過在飯堂亂猜推理人家點什麼餐或者找貓狗而已。一天,文學部部員劍崎比留子邀請他們參加映畫研究部的活動,他們會到山區別墅留宿,並在附近的酒店廢墟拍恐怖電影。實際上,在活動前,映研部部員收到恐嚇信,他們紛紛請辭。映研部只剩下數人及舊生,所以才要臨時拉伕邀請文學部的比留子和葉村讓他們。這種懸疑氣息,對神智恭介來說,自然是當仁不讓。

他們一行十四人來到別墅,拍攝前期準備好後,他們舉行試膽大會。就在大會中途,發生了前所未有的災難,他們被圍困於別墅,且性命堪虞。在這個極限環境中,竟還接二連三有人被殺。到底誰,又為什麼會在朝不保夕的情況下殺人?

年末榜單出爐,《屍人莊的殺人》以「本格ミステリベスト10(1位)」、「週刊文春ミステリーベスト10(1位)」及「このミステリーがすごい! ベスト10(1位)」三冠皇的姿態君臨天下,更加是「鮎川哲也賞」的新人得獎作。乘著這股熱潮,我也趁聖誕節長假買了電子書來看。

這個故事最過癮就是暴風雪山莊的設定,而同一設定也和密室殺人有關。雖說在前面三分之一就已經出現,既然日本推理小說迷也甚少爆雷,我也暫且保密(假若你 Google 的話還是被爆得乾乾淨淨)。之前不是沒有推理小說用過類似的橋段,但同時把這個設定巧妙運用於暴風雪山莊和密室殺人上,以我印象中幾乎沒有前人。不過反作用是解謎部份有點拖泥帶水,不夠爽快。

以前看一本日文小說,好歹也要我一個月時間。而這本書我在聖誕節前買,剛好在年前看完,即只花了一個星期!對於我來說,是中文書也未必達到的神速。可見其精彩。作者受訪時提到為了趕及截稿期,只花了半年時間創作這本小說,也許或多或少令他省略很多描述,以謎題為重心。據聞已有華文出版社在搶奪版權,請拭目以待。

東京創元社介紹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