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野圭吾《夢はトリノをかけめぐる》

意大利都靈(Torino)在二00六年舉辦了冬季奧運會。剛剛憑《嫌疑犯 X 的獻身》取得直木獎的東野圭吾借著取材,半開玩笑地向編輯提議去都靈參觀冬奧,豈料出版社求仁得仁。

主人翁是夢吉,也就是東野的愛貓。話說有一天夢吉突然變成人類,東野不但沒有吃驚,還在想既然牠是動物,想必在某方面會有異於常人的能力,於是挾著報恩的名義要脅牠在冬奧會參賽!

如是者他們參觀了好幾種冬奧項目,包括必先成為陸上自衛隊才能參賽的冬季兩項(Biathlon),另外還有跳台滑雪(Ski Jumping)、冰壼(Curling)、有舵雪橇(Bobsleigh)及無舵雪橇(Luge)。作為一個幾近沒看過真雪的人,這些運動理所當然地很陌生,例如原來滑雪也有分為高山滑雪和越野滑雪,又或者光聽都覺得辛苦的冬季兩項。東野亦逐一簡要地講解當中的差異和歷史等等。其中我覺得最有趣是一位父親為兩個兒子在公園打造一個跳台,讓他們訓練。

東野和夢吉雖然拜訪了幾個項目,夢吉拿不定主意參加哪一項,卻已經是出發往都靈的日子。前一天才領直木獎的東野,隔天便醉得不醒人事,幾乎在最後一刻才登機。第二部就是都靈的觀戰記,東野身處在外,幾乎都是靠編輯跟其他外國人溝通,連去餐館叫菜也是靠手指指圖書完成,又或者當時莫泊桑正籌備開拍《祕密》,有外國傳媒想找他訪問,他居然直截了當回答「No」。真是だめ人間啊。雖然號稱帶著直木獎的運氣到都靈替選手打氣,結果卻是所有觀戰的賽事盡墨!最後反而是沒有參觀的花式滑冰贏得日本唯一一面金牌。看著由日本隊長野五面金牌下跌至僅僅一面金牌,他的失落也是可想而知。

一向喜歡冬季運動的東野,亦為此題材寫過散文集及小說,這本就是其中之一。為了這本書他也做了很多資料搜集,把夢吉變成人類大概是為了使故事有趣一點,也借用夢吉之口來挖苦自己。不過畢竟是報告文學,難免是有點枯燥,再加上香港難以接觸冬季運動,對著本書也只望洋輕嘆。

東野 圭吾
光文社
発売日:2006-05-20

要俾十個珍:內飛地

讀到週刊東京流行通訊這一篇(地圖地址的驚奇),日本一家地圖檢索網站 Mapion 列舉了廿二個國內非常趣怪的地區冷知識,例如豐田總公司工廠就正正位於豐田町。最令我感興趣是崎玉縣內的西大泉町原來是屬於東京都!這稱之為飛地,上維基查一下就更驚喜。

所謂內飛地狹義來說是指一個國家的部份領土被另一個國家完全包圍,這不是指如梵帝岡與意大利的情況,梵帝岡本身是一個國家,所以算只是廣義的飛地,或是國中國。而是如 Isla Martín García 雖然是阿根廷國土,不過週圍卻是烏拉圭海域。而以前是三不管地帶的九龍城寨也曾是中國的外飛地。

Black Door, Baarle-Nassau / Baarle-Hertog by cfarivar

Black Door, Baarle-Nassau / Baarle-Hertog by cfarivar

要數最獨特的就是位於荷蘭南部的 Baarle 鎮,夾雜了 22 個比利時內飛地組成的自治區(Baarle-Hertog),及處在這些內飛地中的荷蘭外飛地自治區(Baarle-Nassau),而 Baarle-Nassau 亦有一部份外飛地是位於比利時境內,形成國界異常複雜的鎮。因為涉及兩個國家,鎮裡面有兩位巿長、兩座巿政廳、兩座法院、兩個郵局甚至兩個稅制。而每家屋要繳交哪國的稅就由前門決定,前門在哪國內就交那國的稅。

雖然是很奇怪的地區,不過居民卻引而為榮,尤其是獨特國界招來很多遊客來參觀,所以都不贊成統一兩個自治區。

p.s. 在 Mapion 的 blog 裡亦提到另一個我覺得很有趣的地名,就是志布志市志布志町志布志

延伸閱讀:
Baarle-Nassau與Baarle-Hertog
05-06。Baarle-Hertog en Baarle-Nassau

書展:展書展𡃁模

如果是個書迷的話,早就了解香港書展是「書」「展」分家的,展覽和書籍不必掛在一起。就像 K 場,唔唱 K 也不打緊,各樣娛樂等待著閣下。大家看了唱了嘻哈過了,財散人安樂。

畢竟書商還是要生活,錢在上,當然要盡最大能力抓住最大把銀子。和世界各地以洽談版權為主的書展不同,香港書展由始至終的目標都是巿民,迎合他們正是最合乎經濟效益的手段。書之於香港,和 AV 一樣,圖多字少,薄比厚好,高清無格仔最好。寫真集就正好實現所有願望。可別忘記劉德華的服務態度,只賣書豈可滿足到場的粉絲?所以想當然要寫眞女郎即場示範。拋個媚眼,實話實說,要是我在場也許會乖乖獻上銀兩。

而且趕走了𡃁模又如何?十年前把動漫畫分拆了,但是書展的水平有提升過嗎?現在還不是個大賣場。貿發局有為書展盡心盡力過嗎?有次和一位副總編聊天,他本來打算邀請一位日本作家來港,可是得不到主辦單位的協助,所以不了了之。當時聽了,既可笑又可惜。

不敢說是個書迷,頂多只是推理小說迷,平常已有上二樓書店的習慣,書展對我來說是個找舊書的市集,通常我逗留的區域都算是比較少人流的攤位。如今還可以希望𡃁模們拉走更多人,可能是好事一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