倉知淳《片桐大三郎とXYZの悲劇》

艾勒里・昆恩(Ellery Queen)對日本推理小說的影響大概比出身地–美國更深,行文之時才剛出了一本關於他的分析書《エラリー・クイーン 推理の芸術》,現在仍然以「XX年代的昆恩」來形容某些本格派作家就可見一斑。當然耳,模倣他風格的作品也不少,這本《片桐大三郎とXYZの悲劇》是其中一本。看書名大概也猜得出是模倣艾勒里・昆恩著名的悲劇四部作(《X的悲劇》、《Y的悲劇》、《Z的悲劇》和《哲瑞・雷恩的最後探案》)。

主角片桐大三郎是時代劇一代天王巨星,晚年卻因聽力喪失而退休,這個設定就和哲瑞・雷恩如出一徹。他退休後一路經營藝能事務所,一路以顧問方式替警方查案。

山手線的通勤地獄算是國際知名,聽聞過朋友的朋友曾經被擠夾到雙腳浮在半空中!在第一篇《ぎゅうぎゅう詰めの殺意》中,兇手便在通勤地獄內用毒針刺死死者,但如何做到?這篇最爆笑是一段通勤地獄的對話。片桐大三郎的助手野野瀨乃枝問河原崎警部為什麼新聞沒有報導這宗案件。他回答(大意):「繁忙時間的山手線是國際知名,日本 GDP 就是建立在這群瘋狂地忍耐著的打工仔之上。假如繁忙時間的山手線發生了謀殺案,大家就不會再上班,這就會成為動搖日本經濟根基的事態了。」近乎強詞奪理(笑)。

第二篇《極めて陽気で呑気な凶器》,死者被發現在儲物室,然而兇器卻很奇怪,是烏克麗麗,明明手邊有各種更適合殺人的鈍器,但兇手為何選脆弱的烏克麗麗?我留意到這本小說的時候,其實是因為一個關鍵字:烏克麗麗。當時在練嘛,想看下有沒有關於烏克麗麗的推理小說,就找到這本了。這個故事是四個中推論最仔細的一個。

《途切れ途切れの誘拐》裡,片桐大三郎呆在寫字樓裡覺得太悶了,強行闖進正在查案的河原崎警部的辦案現場,原來他們正在查綁架案。綁匪在交付贖金時卻發生一些意外。這篇太謎題向,很多線索是故意為謎題服務,但結局有不少衝擊力。

最後一篇《片桐大三郎最後の季節》,已故名導演小御角和片桐大三郎合作良久,可說是最佳拍檔。市民會館找來了片桐大三郎替導演的作品會演講,正好在這個時候,小御角的研究學者帶來了他的遺作原稿給片桐鑑定。演講前,他們把原稿鎖在鐵櫃裡。但在演講中途,大家卻發現原稿憑空消失了。這篇是四篇中對原作最大致意作品,有個情節可能要看過原作才懂的啊。

中途有些原因,這本小說花了我三個月才看完,但有趣在於故事都十分易入腦,即使像我這樣斷斷續續才讀也沒有太大障礙。

[遊記] 未來屋書店 岡山

早前去了日本岡山縣,那裡的 Aeon mall 有家未來屋書店(挺酷的名字),裡面有個推理小說書房,書架劃分成各類型如幻想推理、冷硬、社會派等等,由推理評論家千街晶之選書,每個書架也附上該分類的簡介。

日本的書店通常是以出版社排列,或者把推理小說收進娛樂小說的書架上。這個書房實在很方便推理小說迷哦。
如果去山陽地區不妨考慮加入行程吧。

img_6674

img_6671

img_6670

img_6669

未来屋書店岡山
〒700-0907 岡山県岡山市北区下石井1丁目2番1号-5025

非日常的日常之謎:深綠野分《戦場のコックたち》(戰地廚師)

深綠野分憑短篇《オプランの少女》獲第七回「ミステリーズ!新人賞」佳作,《戦場のコックたち》只是她第一本長篇小說,卻已經奪得「このミステリーがすごい」第三位、直木賞候補、本屋大賞第七位等佳績。

時值第二次世界大戰,主角 Timothy 為國效力,然而他體格不算強壯,於是被編到美軍 101 空降師第 506 步兵團的五等特種兵:就是戰地廚師。個子嬌小的小的他被謔稱為「小子」。從諾曼第登陸開始,他在各地遇上形形色色的事件,隊友用珍貴的蘋果酒交換其他人的降落傘;大量雞蛋粉末遺失;以不自然姿勢自殺的夫婦,以及戰壕的幽靈⋯⋯Tim 要和戰友解決各種問題,同時面對戰爭的殘酷。

推理小說主要是圍繞著謀殺這種罕有事件,而及後發展出來的日常之謎則把解謎的醍醐味融入日常生活之中。然而當兩者逆轉的話會如何?《戦場のコックたち》就是這樣的故事。唯有在戰爭中,殺人是平常,「日常之謎」反而才是難得。最讓我在意的,是結局某角色的轉變,在制度的壓迫下苟且,充滿了戰爭的無奈。

隨著故事推進,由諾曼第登陸,到荷蘭市場花園作戰,到比利時,作者細緻地描寫各個戰場,也看得出作者費了不少心機在資料蒐集上面。雖然主角們是美軍,背景也是歐洲戰場,可是作者的描述缺了一份陽剛味,反而有點日式的氣氛。作者在《このミステリーがすごい》裡的訪問也提到,她讀過七十年前的士兵訪問,意外地發現當時人民比較純樸。或者,大家都被荷李活電影的偏見影響到吧。

著者 : 深緑野分
東京創元社
発売日 : 2015-08-29

Don Winslow《仏陀の鏡への道》

背景為 1977 年,Robert Pendleton 研發的肥料將會為公司帶來巨大收益,可他去了三藩市參加會議後就沒有回到公司,融資的「銀行」不甘見財化水,於是指派旗下的「朋友會」去把生化學家帶回來。「朋友會」便派出遠在約克郡的 Neal Carey 執行任務。生化學家原來在三藩市和一個香港畫家李藍同居,絲亳不打算回公司。Neal 終於說服她邀請他去晚餐時,他卻被狙擊了。

逃過大難後,所有人都逃跑了。他的上司(的上司)也叫他不要管這事兒,可他不能接受。畢竟,他也對李藍一見鍾情無法自拔了。於是,他也立刻飛到香港。但即使到了香港,對李藍窮追不捨招來殺身之禍。最後還是逃不過被李波

《The Trail to Buddha’s Mirror》是 Neal Carey 系列的第二本,他有個犯毒癮的母親,少年時當小混混時被逮住,而逮住他的人反而肩負養育他的責任,傳授他偵探技巧,讓他受僱於「朋友會」,作為酬勞,「朋友會」則全費資助他修讀碩士學位,讓他遠在約克郡中埋首十八世紀文學。

機智聰明,用情專一,附帶偵探技巧,主角 Neal 簡直是完美的⋯⋯跟蹤狂。不,有哪個跟蹤狂會鍥而不捨奮不顧身跑大半到地球去搜索一個港女(literally)?好吧,先撇開這個死結。故事其實十分緊湊,畢竟 Neal 去到哪都點起火頭,然後自救,再把自己丟向一個更大的火頭,然後被救。

惡名昭彰的九龍城寨也是小說舞台之一,小說成書在城寨拆卸前一年,作者是不是去勘查過呢?我就沒有去過,只是耳聞裡面的烏煙瘴氣和無法無天,但我十分好奇小說裡面那種祕密基地一樣的入口是不是真的。

Neal 是被不知名人帶離九龍城寨,在我讀這本小說時,諷刺地現實發生了極為相似的事件。李波和 Neal 一樣,都是在港被挾持且軟禁在中國,和公安/幹部打成一片。我有說過這本小說是在 1992 年出版嗎?故事有描寫文化大革命對中國的影響,也是裡面後期某角色要讓李藍接近 Robert Pendleton 的原因。而過了二十年,中國除了經濟外,政治有改善過嗎?

故事用了一個推理小說的禁技,對我來說是扣分,而且那個到底算不算是一個 happy ending?可是這結區確很像中國的作風。

註:我看的確是邦譯小說,但原文其實是英文來的。換言之,我手上的是一本邦譯小說。謝謝日本朋友的送贈。